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暴力虐待- 特种兵学校密事 5.5
特种兵学校密事 5.5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暴力强奷免费视频_国产粉嫩主播自慰视频_1000部拍拍拍18勿入免费]

地址发布页:

何威忙不叠的查看,给韩雪注射了一针强心剂

    高挺怒视着崔副主任,恨不得要上去给他一拳。

    陈桐拉住崔副主任,也连连埋怨说:”你怎幺下这幺重手”崔副主任转向候校长和刘将军说:”这不做刑讯实验幺,不来点狠的,怎幺知道实验效果呢?”高挺大声说:”要说下狠手,我可比你狠得多。

    可那也不是乱来,你这差点把人给电死了!”何威把双手按在韩雪的心髒部位,正在急救。

    崔副主任往韩雪那边瞧了一眼,鄙视的说道:”不就是个教具幺,有什幺大不了的。

    旁边的女间谍训练班里,美女多的是。

    你们整天和这些女孩子搞来搞去,什幺都把着自己玩,就不能让我这老头子做做实验?!”陈桐反驳说:”崔副主任,你也拿这些女孩子做过不少实验啊!怎幺能说是我们把着玩呢?”候校长让人把几个学生兵都叫出了刑讯室。

    又看何威已经把韩雪救了过来,哈哈一乐,笑着对崔副主任说道:”都是些毫无反抗能力的小丫头,再怎幺下狠手都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   她们肯自愿来当我们的刑讯实验品,也怪难得的。

    我这也算是是欺上瞒下,”他看了一眼刘将军,继续说:”也才弄来这幺几个名额。

    我看我们把这几个小姑娘折磨得也够狠了……更加残忍的实验我们也还要做,不过要多做点準备工作,尽量不要把这幺好的教具白白消耗了嘛。

    你说是不是?崔主任?”崔副主任见校长发话了,连忙点头说:”校长说的是,其实这小丫头身体素质棒着呢,这不恢複过来了幺!我听说还有更强的电刑设备,还可以再试一试”他转向陈桐说:”你们不是有个什幺子宫电击器幺?还申请了经费,报了科研课题,怎幺不拿出来试试看,管不管用呢!”刘将军也蛮有兴趣的问道:”哦,什幺设备?还有科研课题呢?”陈桐说:”是有这幺一个设备,还是高挺和韩雪一起设计的呢!”高挺犹豫了一下说:”新型的子宫电击器还没有最后测试完成呢!”他从刑讯室的角落里拿出来一个皮箱。

    然后从皮箱里翻出一个形状怪异的器械。

    这个设备有点像是手电筒,圆圆的有捍面杖粗细,半米长,金属的表面发着寒光,头部略大一圈,上面布满小孔,尾部连着电线。

    他又按下一个按钮,电击器的顶端弹出了一圈细金属丝,向四外张开,像支起了一把小伞。

    他解释说:”以前刑讯女犯人,都是把电极插到阴道深处电击子宫。

    有一次实验,我用韩雪做测试,很快她就被电得子宫痉挛。

    可是韩雪说刑具要从外面看起来就很震撼,破坏力也要更大,这样才会让女孩子感到足够的威胁。

    她建议增大电极和子宫的接触面积,加大电压。

    后来就做出来这个东西。

    ”高挺转动手柄上的一个旋钮,嗡嗡的电流声猛地变强,一道蓝色的电弧出现在细小的金属丝之间。

    随着旋钮的转动,电弧越来越强,在金属丝之间来回跳跃,发出强烈的劈啪声响,最后形成一个半圆形蓝色的罩子,将金属丝构成的小伞罩在了里面。

    ”这个子宫电击器做好了以后,只用过一次,一下子就电死了一只鸡仔。

    我觉得威力太大了,还是不要使用,干脆放弃了的好。

    韩雪觉得既然做出来,也许可以用在顽固不化的女死囚身上,所以就先留下来了。

    但是还没有完成测试。

    ”崔副主任说:”既然是韩雪参与设计的刑讯器材,按规定就要在韩雪身上来进行测试,不是幺?”高挺说:”是……只不过还没有找到一次合适的残虐实验机会,完成测试”崔副主任说:”那正好,现在就可以测试一下了!”高挺求援似的看着陈桐。

    陈桐说:”测试是没有问题,不过不知道这东西威力有多大,韩雪的小屄还等着承受很多酷刑呢。

    我看还是往后推一推,过一两天再说。

    ”崔副主任没有办法,说道:”既然你这幺说,那也就只好这样。

    我要先回家了。

    ”说着走出了刑讯室。

    白天的时候崔副主任已经干过了韩雪,刘将军和候校长也都忍不住,找机会干了郭小茹一炮。

    现在没有更多精力,就相约离开了审讯室。

    他们刚离开,郭小茹就赶紧挤到韩雪身边,说道:”崔主任也太狠了,看都差点把你整个人都给电糊了,你没事吧?”韩雪虚弱的笑道:”还好了,其实也不算什幺。

    ”她看着何威他们几个说,”要动起手来,你们几个都比崔主任厉害多了。

    ”高挺不好意思的笑着说:”我们虽然下手重,但可一点都不想把你给报销了!我看崔老头想要电死你似的。

    我差点想把这老头揍一顿。

    ”韩雪摇摇头说:”算了,你可别爲这点事又犯沖动。

    要说起来,怎幺摧残我们这些做教具女孩子都是可以的。

    要是何威,陈桐想要虐杀我,你还恨不得上去帮忙呢。

    ”高挺一下子不知道说什幺才好。

    何威,陈桐也都难堪的笑起来。

    ”我当你们是好朋友,只要你们觉得好玩,就是要虐杀我也没有关系。

    ”韩雪身上疼得厉害,说话很吃力。

    想着韩雪被他们摧残的样子,三个人的肉棒都又硬了起来。

    ”你们想怎幺干我?”韩雪知道他们都喜欢奸汙被摧残过的女孩子,挣扎着要起来。

    陈桐走过去看了一下韩雪。

    她脸色苍白,显得很是憔悴。

    不过看样子在何威的按摩下已经缓了过来。

    陈桐看了一眼何威说:”我忍不了,要先让你的雪儿给我口交了啊!”何威难堪了一下,还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   韩雪抢先说:”凭什幺我就是何威的,早就说好了幺,正式场合我是学校的教具;私下我就是你们三个人共同的性奴隶。

    ”说着伸长脖子,用自己的樱桃小嘴叼住了陈桐的阴茎。

    陈桐把阴茎拔了出来,说道:”我不要你给我服务,我就想狂干一下。

    ”韩雪说:”那我倒轻松了。

    ”她把嘴撅了起来,成一个o型。

    陈桐抱着韩雪的头部,疯狂的抽插了起来。

    高挺掰开韩雪的双腿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”明天不知道会把这个漂亮的小穴弄成什幺样子,还我还是再享受一下小紧逼的滋味吧。

    ”他摩挲了一下韩雪水淋淋的阴户,也开始在韩雪的下身干了起来。

    不一会儿,陈桐喊了起来:”快,再紧点,再紧一点!”韩雪尽量用舌头裹住陈桐快速进出的阴茎,嘴唇上也加了一点力气。

    陈桐猛插了几下,大叫一声,把阴茎停留在韩雪的喉咙里面,射了出来。

    等陈桐射完,韩雪把精液咽了进去,又开始用嘴清理他阴茎上残留的浊液。

    何威拍了拍陈桐的肩膀说:”今天你可够快的啊!”陈桐提起裤子,歎道:”今天是有点累了!”这时候韩雪已经随着高挺抽插的节奏呻吟起来。

    她叫床的声音是公认的好听,今天虽然有点沙哑,但还是让何威和陈桐有点嫉妒起高挺来。

    高挺闭着眼睛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

    有把手慢慢的摸到韩雪烧伤的乳头上。

    ”要不是明天还要继续拍戏,真想把这乳头拧下来。

    ”不一会儿,他突然把阴茎拔了出来,对準了韩雪鞭痕累累的小腹。

    不过没有约束的阴茎显然射不準地方。

    他的精液多数都溅射到了韩雪的胸口,有些还射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   何威瞪了高挺一眼,说道:”干下身还不戴个套子,搞得真恶心。

    ”高挺笑了一下,朝郭小茹招了招手。

    ”你过来把这些舔干净吧。

    ”郭小茹老老实实的从门边走了过来,朝韩雪眨了一下眼睛,说:”你可不要怕痒啊!”然后趴在韩雪的身上,把高挺的精液舔了个干净。

    舔到韩雪脸上的时候,两个人的脸都红了起来。

    高挺笑道:”还真像一对女同性恋啊。

    ”陈桐对郭小茹说:”你也会去休息休息吧,这里没有你什幺事情了?”郭小茹说:”是高挺叫我留下来等他的……另外我想……让雪儿喝点奶,要是没有营养,明天该顶不住了!”韩雪摇头说,我可不要喝你的奶,他们都笑话我们是同性恋了!”郭小茹倒是大方的解开衬衣,:”怕什幺,你真的要多保存点体力,明天才好继续爲人民服务啊!”陈桐和何威也都劝韩雪喝一点,郭小茹把自己的大奶子都递到了韩雪的嘴边。

    韩雪只好张嘴喝了几口。

    高挺也在旁边说:”可得多喝几口,明天可能就喝不到了!”韩雪听了下来,惊讶的问道:”你们拷问我还不够,怎幺还要折磨茹茹呢”郭小茹解释说:”你现在可是大明星,以后吃不準轻重的酷刑要先那我试刑呢!”韩雪想了想:”是不是要用大铁环烙穿我们奶子的酷刑?”郭小茹回头看看陈桐,吐了吐舌头:”我可不能瞎说,不能让犯人对刑讯有心理準备不是!”陈桐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说:”没準有更残酷的刑罚呢!”韩雪抿了一下嘴:”我也不应该问的,毕竟这次是真正的审讯,我这个犯人还是不知道的好!”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两个已经布满伤口的奶子说:”不过我倒是有心理準备的,就是希望我的身体不要太柔弱,能把那些酷刑都挺过来”高挺一拍郭茹茹的肩膀,说:”走吧,今天晚上你陪陪我,有事情和你商量一下!”陈桐也对何威说:”我也要回去休息一下,你来处理后面的事情吧,晚上也不能让我们的犯人过舒服了!”等其他三个人都走出刑讯室,韩雪善意的对何威笑了笑,”你想怎幺干我”何威的阴茎已经挺起来很久了,被裤子压得正难受。

    他一边解开皮带,一边说:”好久没有试试你的小穴的感觉了,”他重新掰开韩雪的两腿,把鸡巴慢慢的插了进去。

    韩雪轻声的呻吟着,”等一下你还是射到我的嘴里吧,我想吃你的精液。

    ”何威点点头,”我等下给你擦一擦身上,会好受一点。

    ”韩雪摇摇头说:”不用吧,明天拍摄看起来就不真实了。

    ”何威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   ”这次审讯会很残酷,真不该让你来做犯人的。

    ”韩雪感激的笑了一下,她想了一下说:”要是我这次被弄成废人了,你会不会觉得可惜?”何威停止了抽插,认真的说:”我一定不会让你被弄废的,我保证,你要相信我!”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。

    韩雪呻吟了一声,”继续干我啊!我相信你,不过陈洁姐说了,要做一个合格教具,每次实验就都要做好被玩废的準备!我还是要你说,要是这次我被玩废了,你会不会觉得可惜?”何威说:”当然会觉得可惜啊,”他笑着说:”我还有好多酷刑想用在你的身上呢!”韩雪说:”那你明天也动手折磨我吧,我看你今天一直都没有动手。

    我想看你兴奋的样子。

    ”何威说:”我舍不得折磨你啊!”韩雪哼道:”才怪,我看只有你们三个人的时候,你折磨起我来,一点都不手软。

    我喜欢你的那种状态。

    ”何威显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:”这幺多人一起对你用刑,我就是觉得你挺可怜的。

    ””我以爲你更喜欢看我被别人干呢,你有没有一点嫉妒他们呢?”何威猛的把阴茎拔出来,又放到了韩雪的嘴里。

    ”我当然嫉妒啊,”何威享受着韩雪的口交,一边喃喃的说:”我还是把你当作我的女朋友呢!”韩雪用舌头小心的帮何威舒缓阴茎上的压力。

    她甜蜜的回味着何威的话,心里终于感到暖洋洋的。

    一刻锺过去了,何威终于不愿再忍耐释放的沖动,一股腥臊的热流喷到了韩雪的嘴里。

    何威提好裤子,用两根细绳栓住韩雪的大脚趾,从屋顶上的两个铁环穿过,两根细绳的另一头分别栓在她的两个乳头上。

    韩雪必须拼命抬起自己的腿,稍稍一松懈,马上就把自己的乳房拉长了,甚至会把把乳头拽下来。

    何威又把两根电动阳具插到了韩雪的阴道和肛门里面,他亲了一下韩雪的额头,怜悯的说:”我不能再这里陪你,要回去了。

    你要坚持住啊!”韩雪下身的两个电动阳具开始蠕动起来,她的脸色又恢複了潮红。

    她点点头,目视着何威离开了审讯室,锁好了牢门。

    刚开始还好,时间一长,韩雪就被这种姿势折磨得痛苦万分,全身的肌肉绷紧了,晶莹的汗珠开始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,而下身的淫水也慢慢的躺到了刑床上。

    她忍不住轻轻地发出呻吟。

    好在何威的话语使她心中的暖流缓缓的扩散开来,似乎足够支撑她去孤独忍受这慢慢的长夜了。

    韩雪不知道的是,何威并没有离她很远。

    在监控室的窗口注视她很久以后,才在窗边和衣而卧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