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生活都市- 喜 欢戴绿帽、玩交换的人 真的很多
喜 欢戴绿帽、玩交换的人 真的很多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暴力强奷免费视频_国产粉嫩主播自慰视频_1000部拍拍拍18勿入免费]

地址发布页:

欧曼玲是我科室的护士,今年25岁,姣好俊俏的容貌,标準的瓜子脸上长着
双会说话的水汪汪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,高鼻梁,薄薄的樱唇,是个标準的美
女。162的身高,虽不算高个子,但那苗条的身材,标準的三围尺寸,雪白的肌
肤,纤细的柳腰,让每一个见过她的男人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,做事认真麻利,
很讨人喜欢,我一直很喜欢欧曼玲,她也很喜欢接近我,不久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
的好朋友,老婆知道我和她关系很好,很喜欢欧曼玲,时不常的问问她的近况、家
中的概况,还半开玩笑地问我是不是喜欢她啦,想不想肏她之类的话,似乎也很
开通的在鼓励我进一步的追求。开始的时候,因爲我和她都姓欧,我叫她妹妹,
她就叫我哥哥,虽然没有结拜,但却感觉很亲。

  欧曼玲的丈夫名叫淩哲苇,在一家制药厂做销售,她来接欧曼玲时我见过几次,是
个喜欢说笑的小伙子,爲人很开朗,因爲都是医药系统的,和我很谈得来。他和
欧曼玲夫妻关系很好,也许是因爲娶了这麽漂亮又能干的老婆的关系,很疼爱欧曼玲,
有时她和我谈起家中的趣事,也是一脸的幸福。可是有时候也有一点小矛盾,他
们是和父母一起住的,婆媳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也很微妙,淩哲苇夹在中间,有时不
免夫妻间爲此争吵,这种时候欧曼玲情绪会很低落,我知道女人这时最需要男人的
安慰,总是不失时机的安慰她几句,说些暖人心的话,或是买点吃的、小礼物什
麽的送她,她很是感动,我们之间就更加要好了,经常利用业余时间一起出去吃
饭、看电影,慢慢的,越来越热络,从简单的拉拉手到拥抱、亲吻,发展的很快,
只是还没有机会上床做爱,我一直慢慢的在寻找机会,但也有些顾虑到怕影响了
她的家庭,害了她,所以一直也没太强求。欧曼玲也清楚我们的关系可能会向情人
的方向发展,她小心地拿捏着尺度,想要尽力避免,但有时又像是很渴望得到,
我和她都是这样複杂的心理相处着。

  一次,欧曼玲晚上值夜班,我借故整理病例也没有走,欧曼玲看到我忙,就过来
帮我整理病例,我们俩边做事边閑聊着,我们聊到双方的家庭,和对感情、婚外
情这些事的看法,我暗示道:「我家你嫂子在这方面还行,比较开通。我们经常
交流,都认爲现在这个社会,一生都只爱一个似乎不太可能,双方都有工作、有
自己的同学、同事、朋友圈子,难免受到的各种各样的诱惑,我们都觉得有一点
自己的空间很正常,只要把握好自己,不影响到自己和人家的家庭就好了。」

  欧曼玲也说:「是啊,现在的男女都想通了,趁现在年轻,能玩就好好地玩几
年,要不等到以后年纪大了,想想青春时代都没有什麽快活的事情,到时候多后
悔呀。」

  我探到了她的底,知道她也在跃跃欲试,想要搞破鞋了,心里暗自高兴,还
想了解一下他老公怎麽看这个问题,就随便地又问了一句:「在这点上咱们看法
都一样,你家淩哲苇呢?他在这方面怎麽看的?」

  「看法都差不多吧,他也不要孩子,说想多玩几年呢。」

  「那你俩那麽好,他一定没有过别的女人吧?」

  欧曼玲道:「他敢?!我估计有那个心思他也没那个胆子,嘻嘻。」我知道女
人在外人面前都要表现得自己多麽又诱惑力,丈夫对自己多麽的衷心,暗自好笑。

  「看把你厉害的,管得那麽严啊,呵呵。」

  「也不是啦,我这点自信还是有滴,嘻嘻,不过他有时候也和他班的女同学
什麽的联系,刺挠儿地,我都懒得管他,再说了,也不是管的事啊,要是有那个
心,能管得了吗?谁还能天天跟在后面看着谁?」

  「就是就是,互相看着也太累了,还不如不管呢,夫妻间关系处好了比什麽
都强。谁有点活思想什麽的不用太认真的。」

  我看着欧曼玲,这女孩真是太可爱了,越看是越喜欢,欧曼玲和我四目相对,一
双勾魂的大眼睛含着春情,粉颊上微微露出笑意,我忍不住看得癡了,欧曼玲笑着,
没说什麽,目光却没有逃避,我忍不住说道:「琳儿,你真美,你这麽漂亮,追
你的人一定很多吧,你老实告诉我,你现在有没有情人?」

  欧曼玲笑道:「没有啊,人家哪里漂亮啊,唉,都老了,快奔30的人啦,谁还
要啊?嘻嘻……」声音有些自谦,也有些幽怨,那羞答答的俏模样勾得人的魂都
出鞘了。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偷偷看到窗户上拉上了窗帘,就悄悄地关上门,锁上。
然后拦腰一把抱住了欧曼玲,嘴里喃喃着:「琳儿,妹妹,我喜欢你,你真美,我
好喜欢你啊。」

  欧曼玲被我搂住了,有点猝不及防,她挣扎了一下,没有挣脱,急道:「耀祖,
不要啊,你干嘛啊?别动手嘛,嘻嘻,别闹,你是我哥,嘻嘻,怎麽?这不成乱
伦了吗?……」

  我紧紧搂住她苗条的柔软的腰肢,忍不住在她的脸上贪婪地亲吻着,欧曼玲半
推半就地任我亲着,也反搂住了我,我闻到女性身上那特有的幽香,刺激的性欲
勃发,我的手在欧曼玲的身上四处疯狂的抚摸着,揉着那软绵绵的屁股,从衣服的
下摆伸进手去,握住了那滑不留手的女性乳房,撚着奶头,欧曼玲被刺激的娇声的
呻吟着,她显然也很享受,我的鸡巴勃起得又粗又硬,顶在了她的下体处,欧曼玲
感到了它的变化,伸手隔着裤子握住了它,我解开腰带,脱下裤子,勃起的大鸡
巴一下弹了出来,欧曼玲的小手一下握住了它,轻车熟路地套弄起来,这显示出一
个小少妇的经验。

  我也从她松脱的腰里伸进手去,探入那已经湿淋淋的桃花源,手指抠摸着小
屄,欧曼玲被我摸得依依呀呀地呻吟着,我们互相手淫着。我忍不住想要肏屄,就
扒下了她的裤子和裤衩,把她往病床上一放,手握着大鸡巴就要肏屄,欧曼玲此时
也动情极了,但当我的鸡巴顶上她的小屄,她却握住了鸡巴头,不让我操进去,
我疑惑了,轻声在她耳边问:「怎麽了,你难道不想要吗?」

  欧曼玲气喘吁吁地,控制住了欲火,说道:「耀祖,不行,我们不能这样做,
别的我都可以答应,但是肏屄不行。」

  我纳闷极了:「爲什麽?爲什麽不行?」

  欧曼玲看我动作停下来,就翻身逃开,提上了裤衩,我有点洩气,同时又很纳
闷,「到底怎麽了,你明明都出水了,别告诉我你后悔和我好了。」

  欧曼玲知道我不会强迫她,看我有些不是心思,坐起来抱住我,小手握住了我
的鸡巴,慢慢地套弄着,嘴里安慰道:「对不起,耀祖,我希望你能理解我,其
实我也很想要你,可是,我们这样做不太好,肏屄和别的事不一样,我们这样做,
会对不起我老公和你老婆,对他们是不公平的,你老婆大概是能同意,但我不能
先斩后奏,我要和你肏屄,得我老公同意才行。」

  「呵呵」我苦笑,「这怎麽可能呢?谁会同意老婆和别人肏屄呀?」

  「也许会,」欧曼玲倒是有自信:「我是这样想的,要肏屄咱们就大家一起肏,
要玩大家一起玩,要不咱俩偷偷摸摸的成什麽了,万一让他知道了,我们就成了
欺骗者,对不起人家呀,与其这样,我们不如试试向家人明说,说通了,说开了,
大家心里就都不存疙瘩了,我们也可以不必偷偷摸摸的,才不会影响家庭,你说
是吗?」

  「那他要是不同意怎麽办呢?」

  「我觉得只要我们好好地做他的工作,他会同意咱们在一起的,何况你家嫂
子那麽漂亮,他一眼就能相中,这样一来,他能和你家嫂子好上,咱俩再好上,
大家就都不会彼此吃醋,家庭矛盾就会迎刃而解,大家都有的玩,你说他能不能
同意呢?能玩到别人的老婆,对你们男人来说,谁会拒绝这种好事呢?到时候不
是两全其美吗?只是你家嫂子那能不能乐意还需要你去沟通了。」

  听了欧曼玲的计谋,我不得不承认她比我想的要远、要深,更加周全,但我不
明白这和我今天肏她的屄有什麽关系,我说出了我的疑惑,欧曼玲歎了口气,道:
「这事怪我,因爲我以前上过别人的当,后来就和老公约定了这个协议。」

  我追问怎麽回事,欧曼玲边跟我讲起了她以前的一些事,「我刚结婚时,喜欢
上网,也试着见见网友,偷偷的去开了几次房,玩玩ONS.开始倒是没有什麽事,
淩哲苇也就没怎麽干涉,直到有一次,我去见了一个网友,那次他还带了一个朋友
来,说是一起吃饭,我想这也是常事,也没想太多,就自己独自去了,谁知道他
们在酒里放了药,我被他们迷晕了,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旅馆的床上,
那两个家伙轮* 奸了我,还拍了照,要勒索钱财,要不给钱就逼迫我去当婊子卖
淫,说给我三天时间考虑。我当时怕极了,开始不敢和他说,后来看事情闹大了,
不敢再隐瞒,只好一五一十地招供了,他听了之后,气急了,打了我一巴掌,那
是我们从认识起他第一次打我,但我心甘情愿,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该打,他打了
我,自己却心疼,还哭了,他很爲难,毕竟这种事很丢人,但是没办法啊,只好
找到了在公安局工作的同学,没有报警,从私下的渠道要回了照片和底片,同时
警告了那两个混混,这事才了了。后来很长时间我都怕极了,是他细心的照顾我、
安慰我,还说以后要是有想找男人的想法就直接告诉他,他要替我把关,看清楚
对方是什麽人,怕我再被敲诈,我说还哪敢有下次啊,他笑说人这一生什麽事都
得经曆,经曆过了才知道怎麽应对,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他,我被别人轮* 奸过了,
问他会不会嫌弃我,他笑说那是那些人坏,不怪我,他还说他知道我去和别人开
过房,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,还是一如既往的疼我爱我,他说了一句我一辈子都
忘不了的话:爱一个人,就要努力地让她得到快乐,这样才叫爱。我当时感动死
了,知道我自己着一辈子是属于他的,我的身体可能再出轨,但是我的心永远都
是他的。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他,也劝他可以适当的出去找别的女人玩玩,比如他
得同学,他只说以后有可能的话,也不排斥,可我知道,他那人那麽内向,不太
会去找别的女人,所以刚才说他不敢找女人,并不是说我管得严,而是他的性格
使然,英杰,你现在知道了吧,我爲什麽不让你肏我,不是我不想,也不是我不
爱你,而是我不能再这麽做了,除非我老公同意,我们才能肏屄。」

  听欧曼玲讲了她的故事,我才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,不由对淩哲苇这个人産生了
更好的印象,既然如此,想法子撮合他和老婆也不错,到时候既能满足我戴绿帽
的愿望,又能四人同乐,可谓一举多得,忽然发现原来我身边和我一样想法,喜
欢戴绿帽、玩交换的人原来真的很多,淩哲苇真是一个适合的好男人,我先爲老婆
高兴起来了,欧曼玲看我释怀了,也笑嘻嘻地围绕在我身边,我们又温存了一会,
我没有再提过分的要求,其实这样的搂搂抱抱、亲亲摸摸的也非常的愉悦,我们
算计了一下日子,周末她和淩哲苇都有时间,我和老婆也没什麽事,就想着四人一
起吃个饭聊聊,沟通一下感情。

  第二天上班,我悄悄问欧曼玲和老公说了没有,欧曼玲笑道:「说了。」

  「你怎麽说的?」

  「我就说周末你要请我吃饭,咱们两家人一起。你带嫂子,我也带他去,大
家一起热闹热闹。」

  「他怎麽说?」

  「他说行,正好有时间,表现的很积极地,嘻嘻……」

  「这说明什麽呢?」

  「说明他对你家嫂子印象是很不错的,要不然,他那人,才不会积极的参加
呢。」

  「呵呵,看来有戏。」

  「嘻嘻,谁知道呢?到时候再说喽。你家嫂子呢?她是什麽表情?」

  「她也挺高兴的,到时候咱俩创造机会,让他俩单独聊聊,没準能聊出火花
呢。」

  「嘻嘻,真没準,好玩,这事弄的象给他俩介绍对象似的。」

  「可不,呵呵。」

  周末很快到了,我们来到一家环境不错的餐馆,要了僻静的包房,四人边吃
边聊,席间,我免不了和欧曼玲亲近一些,淩哲苇和老婆看见了也不以爲意,两人也
是眉来眼去的,你看我有情,我看你有意,我一看这种情况知道差不多了,就假
装没烟了出去买烟,对欧曼玲是个眼色示意她也撤,我出了包房,等在门口,不一
会欧曼玲颠颠跑了出来,我说:「你找什麽借口出来的?」

  欧曼玲吐了吐舌头,道:「我说上厕所,嘻嘻……」

  我俩便在门缝看淩哲苇和老婆如何表演。只见两人有说有笑,不一会,淩哲苇起
身坐到了老婆的旁边,这样两人更近了,耳鬓厮磨间,淩哲苇不知道说了什麽?老
婆低头吃吃地笑起来,笑的合不拢嘴,淩哲苇趁机把胳膊往老婆的肩膀上一搂,继
续在老婆的耳边私语,老婆笑的更欢了,还伸出小拳头在淩哲苇的胸前锤了几下,
淩哲苇端起杯子,两个人喝了口酒,看到淩哲苇这样的『照顾』老婆,我心里暗自欣
喜,知道成了8 、9 分了,小声对欧曼玲说:「还说你老公老实呢,你看多会哄女
人啊,你看那手都伸到我老婆的腿上去了。」
欧曼玲愤愤道:「这人表面老实,跟别的女人这家伙亲热的,看来平时也是装
的。」

  我笑道:「怎麽?吃醋啦,你不是说不吃醋吗?再说这不是有我呢吗?我来
哄你。」

  欧曼玲笑了:「谁吃醋了?我是说他也是个僞君子,真色鬼,嘻嘻……」

  「这不是正好吗?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嘛,嘿嘿……」

  欧曼玲也学着老婆锤了我一拳,笑道:「什麽正好啊。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
东西……就知道哄我们女人,让我们陪你们睡觉,给你们肏……嘻嘻」说到这,
自己都不好意思了。

  我看淩哲苇的手在老婆光裸着的雪白大腿上来回的抚摸,老婆心痒地搅动着一
双玉腿,同时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了淩哲苇的两腿之间,我知道这是在试探他的鸡巴
呢,真是不浪费每一分锺啊,看到两人粘糊上了,我觉得差不多了,就假装买烟
回来,开门走进来,故意大声说话:「你们喝多少了,不许偷懒啊。」

  屋里的两人急忙分开,淩哲苇笑着拉我到对面坐,我偷眼看到老婆的脸红红的,
风情万种的,心里好笑,和淩哲苇干了一杯,这时欧曼玲也走回来,四个人继续有说
有笑地喝酒。回到家,我看老婆有些失魂落魄的,就试探着问问对他们夫妻印象
如何,老婆笑说挺好的,还仔细问了淩哲苇的情况,工作怎麽样,甚至家里有什麽
人等,看出对他已经上了心,我笑着逗她:「怎麽?相中了?」

  老婆也笑:「对呀,相中了。」

  我笑:「那我给你们牵个线吧。」
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